法制与社会

2016, (09) 254-255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论我国司法解释主体法定化——基于我国《立法法》第一百零四条第三款规定

徐美玲;

摘要(Abstract):

2015年3月,我国《立法法》迎来首次修改,司法解释主体法定化是此次修改的一大亮点。《立法法》第一百零四条第三款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外的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不得作出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具有宪法性法律性质的《立法法》确认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是享有司法解释权的法定主体,除此以外的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均不得作出司法解释。本文将围绕《立法法》第一百零四条第三款规定,首先明确法定司法解释主体的含义以及遵循法定司法解释主体的意义,其次对实际中非法定司法解释主体制定司法解释的违法问题作类型化分析,最后对司法解释主体法定化问题提出一点完善的建议。

关键词(KeyWords): 司法解释;主体;越权;违法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作者(Author): 徐美玲;

Email: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